辽宁旅游开始的地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城市导航: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铁岭 | 朝阳 | 盘锦 | 葫芦岛    
2018-11-15 滚动公告:
 
站内搜索
  本年度热点
春游大连赏樱... 161
凤凰山情愫 770
辽阳—穿越时... 867
岫岩哨子河采... 822
心灵的圣地龙... 762
千山九爪蟠龙... 775
渤海大学的湖... 815
千古名城熊岳... 1096
望儿山,母亲... 1127
您当前的位置:游客网 >> 出游感悟
三块石游记
发布时间:2012-08-04

    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十一假期,因为期待所以会让期待更加的漫长。做一个背包客一直是我的梦想,曾经不止一次的向别人描述过背着大大的背包走在夕阳下的感觉,但在这次旅行之前只是梦罢了。
    九月三十日在酋长家见到了新闻组结识的网友白袜子,有着一米八六个头的小伙子,只是我们怀疑他海拔过高的个头在山顶会不会提前产成高原反应。小叙之后便和酋长、白袜子去超市准备三天必须的食品和淡水,我疯狂的采购生怕饥寒交迫的一幕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出发前就有好兆头,酋长购物竟然中了大奖——两个钥匙链!
    回到酋长家里整理装备,几分钟之后一个一米多高的硕大物件在酋长身边产生——这就是我们的装备了!从白袜子抬起它时吃力的表情可以看出,长久以来这份期待是“沉重”的——三、四十斤的装备将和我度过山中三天的时光。晚上酋长请我们在他家吃了饺子,后来知道这是今后三天里吃的最好的东西了,早知道应该多吃点才对。
    接下来就是回家、洗澡、睡觉。第二天不到四点钟就爬起来了,怎么也睡不着。这时想起小学时春游前的感觉,原来很久没有体会儿时那种兴奋的心情了。

第一天 
    七点半准时在南站集合,由于海拔的关系第一眼就看到了白袜子,他的装束也很专业,只是脖子上多了一个红红的“餐巾布”,像是准备去吃自助餐,不过也确实很酷。没过多长时间就看到了酋长和其他的驴友。清点人数:八男八女!这里要建议将这种八男八女列为户外运动最佳阵容!后来三天的活动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清点人数的时候才发现男生中最帅最酷的四个竟然都穿的红衣服(我穿的是最红的,嘻嘻)!
    从沈阳到抚顺,在抚顺和提前到达的小胖会合后转车到清原直奔三块石。在抚顺的街头我们这些背着大包的驴子们吸引了很多目光,这种感觉,好像“酷”字就是为形容我们而发明的。
    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山脚下的村子,休息一下整理背包准备向山中进发。在车上的时候互报了姓名,小武(俺本人),酋长(嘻嘻,排名不分先后,酋长就不要怪把你排在我后面了),白袜子、向导、废了、小胖,果冻(MM)、布丁(听这名就知道是两口子),桔子(MM)、孥孥(MM)、灰姑娘(MM)、郑依键(后来由于其表现已经被大家唤之“龌龊”),小兔子(一个可爱的广东小妹妹,为了纪念她亲手弄死的一只倒霉兔而命名),石头(MM)、研研(MM),娟娟(MM)。
    很多MM在刚背起背包的时候由于重心失衡差点仰了过去。于是酋长发话,先吃到这些MM——包里的东西!
    整理好行囊之后我们就开始正式开进三块石了!这时天空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了小雨,但我们穿过山脚下小村子的时候仍然精神抖擞。按照酋长事先排好的队形前进,酋长在最前面引路,白袜子因为海拔最高在队伍的最后面收尾加观望,背包上还挂着我们的垃圾袋,虽然走在队伍的最后但已经是我们心目中的环保先锋。而我则是自由人的位置,说白了就是往MM最多的地方钻,起到前后协调的作用。后来的实际情况是,我总是被这些MM甩在后面,而酋长却总是取代我的位置。白袜子更过分,说好了兼职捡队伍遗留下的垃圾,后来却专捡前面MM掉落的饼干!
    接近三块石森林公园大门的时候雨已经越来越大,于是我们都穿上了雨衣,背包也套上了防雨袋。望着远处雨中的山,已是烟雾蒙蒙,我们要攀登的主峰三块石已经隐藏在雾中了。高山、枫叶、云雾还有雨中前行的队伍,这种美是无法言表也是映像所捕捉不到的,多年以后这副画面一定还会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当和别人说起这副画面的时候,我只能说,它很美!
    雨水减慢了我们前行的速度,不久我们就已经很难分清雨水和汗水了。可寒冷的雨水还是不减我们的热情,大家有说有笑,笑声夹杂着雨声久久的徘徊在山中。废了在说笑之余还不忘顺来路边包米地里两颗包米,“老包米,根本不能吃”废了如获至宝的大笑声被向导的这句话打断,于是决定“撒向人间都是爱”,将包米粒撒了一路,期望来年有个好收成。
    鸽子洞是我们第一个歇脚地,也是一个避雨的好地方,大家卸下背包一下子变得轻松了很多。听着外面的雨,看着雾中的山,我们知道我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喧嚣的都市,认真的呼吸一下这里的空气,原来新鲜的空气也可以清洗人的心灵。
    洞中呈斜坡形,酋长放在洞口的背包突然一下子滑到山下,这让我想到了《垂直极限》中的那一幕,心中还真是一惊。不过待我们出去看时发现背包被卡在了洞口下不远的一棵树上,还好只是有惊无险。
    这时才感觉到大多数人早上还没有吃饭,于是拿出各自的食品开始了早餐。现在回想,那时大家吃东西的姿态和后来几天比较真是很斯文。不久酋长在洞口生起了火,大家围在一起烤衣服。很快我就被这一幕“感动”的泪流满面——烟熏的我实在是忍不住泪水了。借着篝火大家玩起了击鼓传花(空水瓶)的游戏,游戏的规则是被捉到的人要做自我介绍并表演节目或是回答大家提出的三个问题。白袜子在被问及三围多少的问题时还颇为害羞呢,后来被迫报了35、35、35的尺码之后才算了事(水桶??)。也是这次游戏让我们领教了郑依键龌龊的歌声,还颇有说唱的风格呢。
    一个多小时的休息之后外面的雨小了一些,于是背起背包爬出鸽子洞继续前行。背包比我当初想象的沉重很多,需要不时的弯下腰休息一下。路经美丽的溪流,但由于雨开始大起来,大家只是稍做停留无心拍照了。
    经过艰难的行程,终于来到了我们的营地,在一个瀑布旁边,当我们到达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位老人在雨中的瀑布旁垂钓。群山环抱、清澈的瀑布加上这位垂钓的老人,让我们感觉如入仙境。
    男生取出背包里的帐篷在酋长和向导的指导下开始搭帐篷,这时还在下着雨,身上都被淋湿了。接着拿出工兵锹整理营地,起初不知从何下手,遇到石头就挖,弄出了很多坑,后来酋长和向导告诉我主要是把营地整理平就可以,不然躺下的时候会很难受。也许是在雨中太心急了,当进帐篷的时候还是发现一些明显不平的地方,让我颇为受罪。我和酋长忙着整理营地的时候其他人已经铺好防潮垫和睡垫有的已经钻进帐篷了。我和向导整理好了最后一个帐篷,酋长和我就准备住在这里,可帐篷里依然是乱七八糟,像极了单身汉的卧室。雨一直在下,一切整理妥当之后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由于怕夜里寒冷,原定每个帐篷住两个人改为住三个,相互挤在一起会暖和些。我和酋长便理所当然的充当了火炉的角色。在夜色降临之前向导生起了火,这时雨也小了些,于是向导和酋长开始做饭,大家也从帐篷里钻出来烤火取暖。第一锅女士先吃,看着方便面的热气确实很诱人。但等到准备第二锅的时候雨又大了起来,于是决定男士的伙食自行解决。就着汉堡和香肠结束了我的晚餐,之后就钻进了酋长安排的三个人的帐篷。
    天气依然很糟糕,但营地里还是充满了笑声,废了、白袜子和小兔子他们在打扑克,我和酋长隔着帐篷进行着“喊话”。大家最担心的就是明天的天气,酋长说明天一定会是晴天。唉,真不知道他给我们报的是不是安慰版的天气预报,如果这三天都一直在下雨可就糟糕了。
    大家的聊天一直持续到十点才渐渐安静下来,这期间不时有因听到鬼故事而发出的喊叫声,在森山老林的夜色中,这种喊叫声不知要比鬼故事可怕多少倍。渐渐的耳边只能听到瀑布流水的声音……

第二天 
    这一夜在睡袋中并未感到寒冷。早上五点钟就醒了,第一个念头就是“今天会不会晴天?”于是迫不及待的把头伸出帐篷外,抬头看依然被夜色笼罩的天空,突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满天的星斗,明亮的耀眼,天空如泉水一样清澈,北斗七星仿佛可以触摸的到。在城市里长大的我竟然从未看过如此清澈透明的天空和这满天的星斗!“太美了!”我禁不住喊了出来。在这么清静的早晨会惊醒大家的美梦,但他们将看到的这一切会比任何美梦都美!我帐篷里的两只懒猫一把将我薅进了帐篷,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的脑袋钻出了帐篷,紧接着就是两声相同的感叹:太美了!
    不负众望,果然盼来了晴天,而且是晴的那么彻底!大家七点钟准时起床,酋长和向导生火做饭,而我是挨个帐篷捣乱。大家在泉水边洗漱完毕之后就都用狼一般的眼神盯着做饭的酋长,看着他有条不紊的为大家做皮蛋瘦肉(香肠)粥,不时的往嘴里放着切剩下的香肠。晨跑的废了又抱回了几穂包米,但还是老的可以,用来生火还行。
    女生先吃饭早饭,接下来就是男生的,我们可没有耐心等那么久了,催着酋长把方便面、香肠、皮蛋统统放进小米粥一锅煮了,这一顿吃的真不错,只是分不清是什么味道,但冒着热气的粥已被经过一夜寒冷的我们打了一百分。
    吃完早饭已是九点,向导留守营地负责晒帐篷睡袋等,其余人开始向一千一百三十一米的三块石主峰进发,我们的目标是登顶!我、酋长和龌龊选择背包登顶。
    进得山中更是美不胜收,晴朗的天空作美,为我们登顶和欣赏一路的风景提供了条件。因为选择的了负重,一路上只能听着前面的欢声笑语,我和小胖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并交替背包。向上爬真是很累,我们都有些吃不消了,问酋长还有多久的路,小胖说还是别问了,上次问同样的问题酋长说还有十分钟结果爬了几个小时。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努力终于看到了小三块石,这座山的第二高峰。我抢先几步爬上了小三块石的顶峰。哇,突然眼前豁然开朗,所有的山峰都已在我的脚下。连忙拿出相机,拍照,留念,希望能永久保留住这种在巅峰的感觉。当看到脚下的山、看到远处的云,刚才的所有疲惫已变成了收获。学业和事业爬上高峰时也应该是这种感觉吧?纵有再多的困苦,爬上了顶峰,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在山上匆匆的吃过午饭,接下来向三块石主峰进军!这一段路开始险起来,陡的地方酋长先上,探好路我们就紧随其后,前面的男生拉女生上岩石、陡坡,我和小胖、白袜子负责断后。每当队伍稍有停顿就会听到女生尖叫的声音。
    十二点半我们终于登上了三块石森林公园的最高峰——三块石主峰!大家兴奋的喊叫,眺望远方,任自己的思绪飘的很远很远……打开“野骆驼”的大旗,大家合影留念。不能白白负重,于是扛起背包眺望远方让酋长给俺留影。
    享受完山顶的风光,我们开始下撤了。山势很陡,但好在有路,于是并不十分消耗体力。但每个人向下走的时候都提心吊胆,果冻甚至不敢前行了。我下撤的速度最快,几乎是跑着向下冲,上山时走在最后面的我和白袜子此刻都冲到了前面。后来我带着桔子以刚才的速度向下冲,吓的桔子连喊带叫。当我们停下来时,身后的小胖带着孥孥突然加快了速度,小胖的体形和孥孥的气势,起初我们还以为山上的石头滑了下来,惊出一身冷汗。看孥孥这么嚣张,于是决定带她一段,我们开始向下冲,只顾孥孥的大喊大叫突然脚下一滑,脚腕一别,哎呀不好,爬山最怕的事情让我遇到——脚脖子扭了!唉,爬山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希望扭到脚的是孥孥而不是我!(如果当时把我的心声告诉孥孥恐怕我现在已经长眠在山中了)镇定了一下,活动活动左脚,感觉并不太疼,好,继续前进。只是现在的速度越来越慢,已经渐渐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左脚踩到岩石的时候稍微一扭就会很疼,这可真糟糕,明天还要爬南面的山呢。但愿酋长山下的云南白药能治好我的脚伤。孥孥、白袜子和废了陪我走在最后面,渐渐都已经听不到前面队伍的声音了,不过我们四个一路有说有笑倒也缓解了我的痛苦。
    下山之后向导已经为我们晒干了潮湿的帐篷和睡袋,今晚可以睡的舒服一些了。听酋长说晚上要去山下的一个村子喝羊汤,中午特地留了点肚子,现在已经饿的咕咕叫了。于是大家都催促酋长马上向村子进发,三光政策越早落实越好。
    一路无话,来到山脚下的村子——鸽子屯。估计屯儿里已经得到了我们的口风,别说是羊,鸡鸭鱼恐怕也早就藏进窝去了。但老乡们非常的热情,很快把我们请进了屋,还请我们上了已经烧好的火炕。这种火炕只是十几年前儿时的记忆了,今天再次做在火炕上时还真感到一阵亲切呢。广东的小兔子对这种炕还颇为好奇,问我们为什么床是热的。我脱下鞋第一个跳上了火炕躺下,啊,真是舒服啊!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袜子脏的要命,不过我现在也算是伤员了,相信大家不会介意的(坐在旁边的孥孥直躲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双袜子的“功劳”?)。
    很快饭菜已经齐备,看到金黄的炒蛋口水都快下来了,于是在大家还没上桌之前我和白袜子发扬风格替大家品尝了几口,差点收不住手。不过也没有白尝,第二盘的时候告诉大娘多放点盐(我们这些饿狼好能多吃一会儿)。
    很快饭菜被我们扫荡残尽,由于酋长刚刚偷吃了大饼,出现胃疼的症状,还好我偷吃的是鸡蛋,后来只是口干舌燥多喝了几口水。我和酋长不胜酒力,提前回到火炕上休息。白袜子、废了、小胖和布丁已经拉开了一醉方休的架式。
    由于火炕和开水,酋长的胃疼在几声响亮的声音之后很快被治好了,只是苦了身边的几位MM。由于疲惫和一点酒精我也很快睡着了。醒来后感到口干舌燥浑身发烫,我知道这也是火炕的“功劳”,我这个怕热的人实在是睡不了了。这时看到酋长来到屋里嘱咐了几句转身就出去了,一阵摩托车声消失在夜色中。灌了几口凉水我才清醒,原来外面又下起了雨,酋长让我们都睡在老乡家,他自己回营地和留守在那的向导在营地过夜。火炕我实在是睡不了了,来到另一个房间看见废了、白袜子和小胖还在畅饮。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后外面的雨小了一些,就和小胖他们商量我想回营地去睡。但是他们不放心我雨后走山里的夜路,坚持要陪我,只好作罢。后来老乡只能安排十四个人的住宿,而且我也实在是熬不过火炕的热量,于是和也怕热的孥孥搭老乡的摩托返回营地。虽然还下着小雨但每人两个睡袋睡垫,一夜睡的还算舒服。

第三天 
    早上起来看到向导已经生好了火并烧了一锅水,用工兵锹在一块大石头傍边挖了个坑,铺上塑料袋把热水倒进去,让我坐在石头上烫烫受伤的脚,这样能恢复的快些。向导平时很酷,总是喜欢带一副墨镜,而且也很成熟,没想到是这么细心的人!后来知道向导从84年就开始玩这种活动了,那在中国户外运动也算是元老了,那时俺还在幼儿园中班呢。脚伸到热水里那一刻别提多舒服了!在深山中能有热水泡泡脚,真是几乎奢侈的享受了。回到家的第二天我的脚就已经完全好了,这里真的要感谢酋长和向导的信心照顾!(下次有你们在就不怕扭脚了,呵呵。)
    七点多在村子里过夜的队员回来了,他们已经在老乡家吃过早饭,于是我和酋长等4个人吃了一顿非常富足的方便面。
    今天要爬三块石南面的山,酋长他们从前也没有上去过。经过两天的活动大家的体力有所下降,于是酋长建议自愿上山,这次酋长留守,向导带领我们爬山。虽然我的脚还有些不舒服,但是禁不住山的诱惑还是坚持继续爬山。清点一下上山的人数,男的有向导、白袜子、废了、小胖和我,女的孥孥、桔子、娟娟、研研和兔子。回头一看果冻已经躺在吊床上蒙着睡袋晒太阳了,哼,真想在吊床底下生一堆火(不过护花使者布丁在也就只好罢手了)。我左顾右看,发现孥孥带了很多水,嘻嘻,这次不用背包上山了,水嘛,紧跟着孥孥就行了。
    今天登的南山和昨天的三块石有些不同,有点山谷的味道,而且山势要陡了很多,虽然一路都有台阶,但是爬起来却十分吃力。多亏了孥孥和桔子带的水,不然真没有向上爬的毅力了。爬了十几分钟,在最后面的小兔子停了下来,说自己不舒服不能爬了。广东来的小兔子是我们这些人里身体最瘦小的了,也难怪她有些吃不消,于是由娟娟护送下山,其他人继续前行。
    疲惫的我们抬头望着伸进山中的台阶,都喘着粗气,于是问向导还有多长时间,“十分钟”向导肯定的说。这个答案似乎有点耳熟?昨天在山腰上酋长也是这么回答的!天哪,原来领路的都是一个答案啊!算了,还是咬牙往前爬吧!
    经过了几次的休息,大概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个制高点,两侧的岩石衬托着火红的枫叶美不胜收!上山的路已经在这里消失,在向导的帮助下我们爬上了前面的一块岩石,从高处俯视群山,近处的一块岩石好似一张饱经沧桑的脸,对面山上的一块岩石像极了一位俯视远方的勇士!我们放纵的喊叫着,任回声在山谷间肆无忌惮的穿行。
    前方没有路了,如果继续探路下山恐怕就不能在两点之前赶回营地了,所以决定按原路返回。先被向导扶下岩石的孥孥看着大家提心吊胆从岩石下降的姿势笑的前仰后合,孥孥的仰天长笑动作幅度过大,身子突然一下真的仰了过去,摔倒的地方离身后的山崖只有几寸距离,我们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下山途中休息了一次,大家显然疲惫了很多,休息的时候格外的安静,这时我们才发觉,山中是那么的静,似乎真有怕被搅扰的神仙在此修行一样。
    回到营地,吃过午饭,我们开始收拾个人的物品和装备了,三天的旅行到此也接近了尾声。第二天还有另外一组要来这里,所以向导留守,酋长带我们回沈阳。由于只带四套装备回去,所以女生不用背包,男生的包也较来时轻了很多。
    期盼了很久的三天这么快就过去了,如果说还在山中留下了什么,那就唯有思念了。酋长看出了我的心思,想让我和向导再留一夜,我犹豫着清理自己的物品,当我看到三天前买的几乎被遗忘的那瓶可乐时,我决心下山了。因为它让遗忘了城市喧嚣的我忽然明白,无论自己希望与否,我还是属于那座城市,那座被霓虹闪烁、灯火辉煌挡住了灿烂星空的都市。家人的牵挂公司的任务让我无法像在山顶的回音那样无牵挂的飘荡在山谷中。收拾行囊,回去吧,虽然不知何时会再次踏上这块土地、再次畅饮山中的泉水,但我已把最好的回忆留在了这里……

尾声
    写完这篇游记的时候,崭新的相册已装满了山中的照片,翻动着相册,山中的欢声笑语又一次萦绕在耳边。此刻的我敲打着键盘,身边的茶杯中缓缓飘散出丝丝的热气,并不想喝茶,只是看着从杯中飘散出的热气心中也会变得温暖,就好像仰望山中清澈的夜空仿佛心灵也受到了洗礼。
    一个人问我山上和山下会不会不同?其实很多东西都会变得不同,空气会变得不同,脚下的路会变得不同,就连头顶的天空也会变得不同。也许唯一不变的就是美好的记忆。
    在美丽的山中结识了那么多的朋友,大家在三天之内就会变成彼此相惜的朋友,拥有着那么多共同的快乐,这种友谊完全是大自然造就的,像山中的天空一样透明,如泉水一般清澈。我已经爱上了山,也已爱上了这些活泼开朗、有着共同欢笑的朋友。也许我们曾在这个都市中擦身而过,麻木的面孔掩盖了大家内心对山、对自然的渴望,在弯曲的山路中,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遗忘了都市的喧嚣,尽享山的宽容与真诚。
    夕阳西下,钢筋水泥挡住了我远眺的视线,但我知道,此刻那些山中结识的朋友也在体味着这个都市的喜怒哀乐。爱山的人,我们还会在清澈的天空下相识,还会在山的包容中相知,因为,山在那里!

游客传媒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制作 | 免责条款 | 招聘在线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