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旅游开始的地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城市导航: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铁岭 | 朝阳 | 盘锦 | 葫芦岛    
2017/10/22 滚动公告:
 
站内搜索
  本年度热点
沈阳怪坡之旅... 3296
医巫闾山游记... 2193
抚顺三块石国... 2541
长山岛之旅 2235
穿越大冰沟 2210
大雅河漂流随... 2209
望天洞探奇 2207
兴城海滨纪行... 3288
走近盘锦红海... 1286
金石滩生命奥... 1173
您当前的位置:游客网 >> 出游感悟
老麦垛游记
发布时间:2016/10/9

    题记:老麦垛位于本溪县东营坊乡境内,主峰海拔1021米,峰顶由几十块巨石堆砌而成,其中一块形似沉睡的雄狮,虽然双眼紧闭仍威风八面。山峰下的左右山岗,各有一片高山草地,初夏时节,嫩绿的草地上开满了金黄色的山菊花,远远望去,金光闪闪,此情此景,我似乎来到了呼伦贝尔草原,耳畔响起了蒙古长调:五彩缤纷的地毯呦,一直铺到了天边,那是我的家乡呦,美丽的大草原……有人说老麦垛象一堆叠起来的麦垛,因此得名。我不这么看,觉得老麦垛应该是句满语,和哈尔滨、佳木斯、吉林一样,只是没翻译成普通话而已。试想,那里的人祖祖辈辈没种过麦子,不说久远,500年前那里肯定还是原始森林没有人烟,谁会去联想麦垛呢,并且它根本也不象麦垛!

    看完襄平户外群的出行帖子,我便开始摩拳擦掌。登老麦垛,环穿天华山,这条线我还是第一次走,因为喜欢本溪的高山和林海,也没在乎旅途的强度大小,期间,有驴友问我强度问题,我甚至告诉人家比休闲累一点点,我的不加思考的胡说误导了弱者,现在想起来依然后悔不已。

  由于辽阳离老麦垛近300公里,行车需要3小时左右,这样的远途必须起早走,出发时间定在5点,经过半个小时沿途接人,车上本辽辽高速路正好5.30分。分别一周再一次相逢,驴友们有说有笑,有的在车上吃起了早饭,平时味道很香的食物在车厢里咋就变味了呢?尤其是鸡蛋黄的味道,让你马上联想到养鸡场......哎妈!同坐的驴友四季平安似乎睡着了,我就纳闷,他那骨感十足的体格咋那多觉呢!

  我们的包车很快从本溪东芬下高速驶上本桓公路,由于我们算早行客,公路上车少人稀,一路畅通无阻,在领队开关的指引下,于8.40分到达登山地点——本溪县东营坊乡红同沟村。

  下得车来,我们立刻感受到了负离子浓郁的空气,湛蓝如洗的天空,清亮的溪流,如黛的高山。大家似脱缰的野驴,争先恐后向山里奔去。

  来的车上,初识一位昵称叫“傻说”的女驴友,她的口音明显带有本溪山区的味道,豪爽的性格有着满蒙女人的气概,后来她自己介绍娘家是桓仁县的,正宗满族大妞。她说自己是个老驴友,可一年多没出队了,担心自己的体力跟不上,看她的精气神应该没问题。

  从下车地点到老麦垛山脚下,有近5公里的大闷坡,大闷坡锻炼人的耐力和意志,也很蹂躏人,好在行进间不时遇到哗哗流淌的小河,那清澈的河水可以直接引用,两位驴友开始喝上了。

  本溪是辽宁水资源最充足的地区之一,加之今年雨水较大,沟沟叉叉里到处都能听见小溪的歌唱,我们的母亲河太子河就是由这些小溪汇成的,这里是太子河源头之一,是太子河的母亲。

  和母亲撒娇是女儿的专利,玩水也是女人的特长,据说女人就是水做的。当然,大闷坡累人,所谓平道也不好走,看似黄金大道,实则鹅卵石铺路,走在上面嘎吱作响,不小心会被滑倒。

  终于走完了大闷坡,正式开始登山,前队的驴友们小憩也不忘嘚瑟,在镜头前各展风姿。这里多数人我不熟悉,而驴友个个自来熟,我和四季平安从不同角度给他们拍照。

  女驴友被誉为花驴,照相岂敢落下她们,她们和普通女人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惹急了骂几句而已,花驴不仅骂还要打,当然,她们轻易不打,最多给你面子让你背背包。她们认为,强驴弱驴都是驴,驴应该驮物不是食物,再说驴肉有什么好吃的!

  认识群管秀时间不短,看见本人还是初次。秀是群里大内勤,不会出队报名的只管找她,申领群牌也得找她。秀的昵称没有白叫,人长得五官秀气,身材秀气,连说话语气都秀气!

  四季平安没大没小,一路上不停地和秀开玩笑,如果换成群主小野丫头他可能会老实些,小野丫头性别女,性格男,秀多时候是抿嘴一乐。

  四季平安也是户外摄影人,拍照水平比我这个发烧友强得多,不过,没有三脚架,再强自己也没法拍,我凑合拍吧,就当练手了。

  女人喜欢水,女人更爱花。在即将到达老麦垛垭口的时候,几树盛开的杜鹃花引起了花驴们的惊叫,大山里的杜鹃树长的高大,花朵也大,由于海拔高气温低,这里的花期要比辽南地区晚些日子,它们隐藏在森林里静静开放,默默享受花驴们的柔情。

  二橘子在襄平群的昵称叫杨柳,是个十分稳重的女人,在她身上永远找不到什么叫张扬。按道理,这样的人不该出现在户外的人群里,然而,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的然而,胖胖乎乎的杨柳竟然是个花驴。

  夜归人是辽阳户外资深驴友,加深对他的印象源于他的文章,简言之,他不仅是户外强驴男子汉,还是个才华横溢的写手,听说他的职业是教师,我为他的学生庆幸!

  终于登上了老麦垛垭口,足球场大小的高山草地展现在我们眼前,西北侧老麦垛峰傲然矗立,有人提议合影,开关让等人到齐再拍,大家已经摆好了姿势,先拍一张算预热吧!

  几个性急的强驴在垭口根本就没停留,直接登上了老麦垛,这里面有群管山水哥乐,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已经六十岁了,是位花甲老人,你信吗?是的,开始我也不信,因为不论他的体魄或者外观,怎么看他都是我的老弟,但可是,我必须叫他大哥!

  上面是山水哥乐和秀在老麦垛峰顶的合影,下面这个美女我不熟悉,亦不知道她的网名,她虽然个头不高,在行进途中一直走在前面,看得出来,是个户外经验丰富的强壮花驴。

  暂别老麦垛,我们穿过一片森林来到另一处高山草地,草地的垭口立着本溪丹东界碑。森林环抱的高山草地似翠绿的宝石,在大山的怀抱里又象情人的眸子,默默深情地注视着蓝天。

  站在草地上,南面的天华山一目了然,天台上的游人依稀可见。由此下山一公里路就是天华山景区,大家在草地上玩够了也休息好了,开始环穿天华山。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山岭上看天华山天台近在咫尺,徒步前往却需要走五六里路的沟谷小道,然后再爬一个山岭才能到达。五六里小道我们如同散步,谈笑之间来到了天台山下。

  从这里还要登四五百米的山岭,登山小道隐藏在森林里,我们也小心翼翼地攀登,尽管如此,花驴们是不会放弃美景的,香气四溢的鲜花永远是她们的最爱。

  11.40分,我们鱼贯来到了天台脚下,不是午餐时间到了,是我们的肚子叫了,从红同沟下车走到现在,大闷坡再翻山越岭,少说也得走7公里路,今天出发的早,一半人早餐是糊弄吃的,大家开始三人一伙五人一团地席地而坐,好喝的酒驴们咔咔起开了易拉罐啤酒,刚才的疲劳已经销声匿迹了。

  饭后立即环穿,先是登顶天台,这是天华山招牌景点,站在这里,四周群山错落有致,高低大小清晰可见。我看到了久违的毛公峰,那座神似毛主席半身像的山峰,这是天华山的绝妙之处,是大自然恩赐的结果。看着毛公峰心想毛主席,我们这代人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上学第一课就是学习“毛主席万岁”五个字,爱戴毛主席已经根深蒂固了,于是就想,如果毛主席活到现在该多好,哪会有这么多的贪官污吏,哪会有这么多的不公不正,哪会有这么多的剥削有理......

  站在天台望老麦垛,只能仰视,天台便显得渺小了。老麦垛是天华山景区周围最高峰,是本溪县境内第一高峰,远远地望着,它似乎高昂着头,没把天华山放在眼里。

  在天台上拍照留念是必须的过程,几个带相机的驴友被呼上唤下,他们乐此不疲。这几位帅哥一脸阳光,征服的成就感怎能不让他们浑身灿烂!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在石檐下怎敢不低头。低头,有时候不是服输,是一种参与,一种快乐,一种得意不能忘形,否则脑袋会“咣”地一声!

  游人走山门是上山而行,我们驴友是下山游天华山,这样,有些道路只能让行。准备过步云峡时,由于上来的人多,只能通过一人的步云峡挡住了我们。在步云峡里留影,感受被夹扁的滋味,驴友们争先恐后。开关仗着是领队、领导,抢先了一步。唉,腐败奏是这么来的!过不了步云峡,超近道沿岩面下山,没有路,步步荆棘,我肯定我们这些人是真正的探路者,步云峡在岩石里我们在岩石外丛林里而已。

  我们很快穿林而过,下到了步云峡、通天峡入口处。这里有三处卖店,吃的喝的应有尽有,就是商品太贵,也难怪,把这么多东西运上山运费就很可观了。驴友五味子给我一根雪糕,给四季平安一根雪糕,我三口两口吃完了,他喜欢细嚼慢咽,已经进入通天峡了,雪糕还是这个吃法,啧啧!尤其是这个造型,咋看象掏鸡窝的小偷呢!

  通天峡我曾经走过两次,一次是96年春天随单位旅游,一次是2006年秋天随作家协会采风。通天峡神奇而险峻,仅温度而言,峡内峡外两重天,现在是6月21号,农历算夏初。在外面穿T恤衫还热,峡里,甚至有一堆冷冷的雪!

  寒气驱散了燥热,阴暗告别了阳光。人们没有受环境影响,攀登在通天峡里,镁光灯下的人们全是笑模样。

  从天台开始我们是下游,从通天峡开始我们是上游,通天峡也是我们此次环穿天华山返回路的起点。“过了通天峡,步步向上爬”,这话属实不假,又登过三座山峰后,我有些体力不支了,如果不是四季平安不停地喊我拍照,我甚至想在一块石头上躺一会,要知道,驴友在途中是不能坐着休息的,何况躺着,这是典型的累拉趴儿表现!

  也许我是汗出多了,有些脱水。给四季平安拍完照,我收起了相机,慢慢喝了半瓶水,看着刚刚登过的天台,我渐渐有了力量。

  杨柳是个聪明的花驴,给完我水就走了,她笨鸟需要先飞,我一会就能追上他们。是的,穿过天台垭口回返,下山的路上我就超过了他们,接着,我继续超越几伙驴友,很快又回到了老麦垛下的高山草地。和上午来时不同,老麦垛似乎睡醒了,两片草地象它张开的臂膀,在下午阳光的照耀下,温暖而慈祥。和老麦垛再次合影,我们就准备越岭北去下山返程了。

  和老麦垛告别是依依不舍的,有的驴友脚步就是这样的沉重,好在我们的群管都是知情达理之人,“纤夫的爱”在这里没毛病。

  诗人说,用灵魂感受大自然,山川就是仙境;哲人说,用理智认识大自然,物质是它们的成分;我是驴友我说,用行动去体验大自然,那儿是我的快乐、健康、情人......返回的车上,大家有睡的有醒的,但说话的少了,我明白,睡着的有梦,醒着的心里更有梦,驴友怎么能没有梦呢!

游客传媒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制作 | 免责条款 | 招聘在线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