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旅游开始的地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城市导航: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铁岭 | 朝阳 | 盘锦 | 葫芦岛    
2018-08-20 滚动公告:
 
站内搜索
  本年度热点
凤凰山情愫 338
辽阳—穿越时... 398
岫岩哨子河采... 374
心灵的圣地龙... 339
千山九爪蟠龙... 360
渤海大学的湖... 343
千古名城熊岳... 467
望儿山,母亲... 422
您当前的位置:游客网 >> 出游感悟
千古名城熊岳
发布时间:2018-06-08
  熊岳古城,是辽东半岛上的一个重镇,西临浩瀚渤海,东倚千山丘陵。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此地就是人烟稠密的繁华城邑,城南的响水河河口已经成为辽东半岛连接山东半岛以及环渤海各口岸的唯一海运码头。有文献记载的是在西汉初期,但从考古资料来看,早在战国时期,这里就已经是辽东重镇。
  一个地方有山,那儿就多雄壮之美,有河就多灵秀之美,如果有泉,那儿就多有活力,若是靠海就更好,那儿的人就心胸开阔,目光远大多豪气。而熊岳古城把这条条优势占全了,鉴于此,对这里的人们兼容开放的文化品质和豪迈勇敢的英雄性格的形成就好理解了。
  我了解熊岳应该是在20多年前的事。1984年夏,我到熊岳任职,正是连雨的季节,我冒雨连续走访了果树科研所、农业专科学校、大型国企以及乡村街道,还有望儿山、温泉和海滨,以后又在这里工作多年,甚至把家也搬到了这里。
  我总觉得和熊岳有缘,我家搬到熊岳住在城的西南,而我的工作地却在城的东北,每天上下班往返要从老城中穿过,老城中当时住着许多人家,几乎家家都对着门。每天清晨炊烟起时,一家接着一家便把门窗打开,例行的洒扫庭除,始终保持着小城的清洁,接着陆续从屋里推出自行车,挂上挎包,带上饭盒,急匆匆地穿过小街。若是白天,特别是当阳光把城门的影子压缩到墙根时,街上几乎没有行人。那时,古城里还办了不少小工厂,居民们绝大多数都在小工厂里做工。古城里有个道林寺,我多次去道林寺,那时是光学仪器厂,道林寺已失去了昔日的庄严,几座殿堂已经改成了车间,简单的仪器摆在简陋的工作台上,几十名工人围在工作台,一边操作一边讨论着定额和承包。古殿的檐头甚至长出了几棵蒿草,坍塌的院墙已经砌上了红砖。古城里有光华街,胜利街两个居委会,空旷的临街大瓦房,历史上一定是哪一家的店铺,当时是居民开会的场所和学生的校外活动室,对于青少年的教育古城人民十分关注,并且创造出很多好的经验对外交流。古城中有很多深庭大院,前出廊檐后出梢的上房,一溜并排的7间或者5间,两侧厢房,临街门房,圈出了个方方正正的四合院,仍然保留着当年的森严和气派,只是那时的天井已被板障和低矮的砖墙分割,每个大宅院中都住进了十几户,名副其实成了大杂院。数百年来,这古城的躯体被人们根据需要曾肆意地雕琢和修改过,幸好她的骨架是任谁也不能改变的。譬如古城楼上的旭日,任你愿不愿意,她的光辉都将街巷中每一个坎坷映照得清晰;譬如古城夜空的秋月,任你喜不喜欢她都将美好之光撒满大地。她的小街,任你挖来刨去,依然那么笔挺,只不过多了些坑坑洼洼;她的城门楼,任风刮雨打,依然那么坚毅,只不过多了些沧桑。
  辛卯年的冬至节,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我邀请几位老朋友又到熊岳城,去感受那里的人气和文脉。走进古城门,一下子迈进了历史的门槛,时空将镜头推到了战国时期的郑国,一个名叫御寇的中年人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说:“终北国,四方悉平,……周穆王北游过其国,三年忘归。”御寇即列子,战国时期郑国人。他的一些言论和故事被编辑成书,即《列子》。在《列子·汤问》中,他描写了终北国,据历史学家考证,终北国就是现在的熊岳城。列子描写:那儿有圆形的山,突兀而起,有温泉,四季喷涌,“土气和”、“人性婉”,“缘水而居,不耕不稼”,贸易特别繁荣。《列子》一书在史学界颇有争议,这里姑且不谈,仅就书中所描绘的状况已足以证明熊岳从远古时代起,就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
  熊岳城南有一河绕城而过,叫响水河。河水清澈见底。城东有望儿山,挺拔俊秀。望儿山下响水河畔有一温泉,千百年来喷涌不断,和《列子·汤问》中所描绘的终北国相当吻合。我真的是佩服列子,在2000多年以前的条件下,对于这样一个“神秘王国”,由于地处东北边陲,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他根本就没有到过,却收集了这么翔实的资料,将终北国身临其境般描绘出来,在地理环境上竟然不差分毫,在经济社会民俗文化各个方面也是面面俱到,其地望、山峰、温泉、民俗以及时代特征,都与熊岳十分相似。真是了不起。
  古城现在依然保持着古老的风貌:在坑洼不平狭窄的街道两旁,簇拥着成片的低矮古宅和陈旧民居。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许多临街的房屋以前也都曾是店铺或是家庭作坊。那些斑驳的青砖,老旧的屋檐,都记录着当年街市的喧嚣和历史的沧桑。而在30多年以前,这些房屋曾改过住宅,宽大的间量被间壁成小房间,高大的门窗被改小。而今这些住户多已搬走,腾出的空房,有的又改回店铺,卖些水果杂货什么的。我们走到一家水果铺前,卖水果的老大妈将水果床子摆到了路边,见我们过来就冲着我们喊:“买吧买吧,地道的熊岳苹果,满口甜。哎,尝一个……”
  古城里,至今仍住着许多人家,这几年老城改造和房地产开发,熊岳的开发标准是远近最好的,古城周边基本都得到了再造,而古城里竟然没有动,城里许多人家都买了新房,但是却舍不得搬走,或者搬走了还时常回来住住,很多古老的房屋显得有些破旧,但屋内却收拾得整齐干净。那天,我带着相机,想拍几张古城的照片,一位老爹远远地举起手杖向我摇晃,待我走过去,忙说:“照照我这房子,好几百年了,我家在这住了6代人……”
  穿行在古城老街,时光便闪现出周穆王北巡终北国流连忘返的痴情:策马于望儿山下,那山下桃红杏黄,四季飘香;乘船于响水河上,那河水左清右温,热汤荡漾……3年之久归国,仍然茶饭不思,几个月后才恢复常态……
  熊岳地区灿烂的远古文明,使辽南成为东北地区青铜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战国后期,熊岳正式纳入燕国版图,秦王灭燕,使辽东郡直接归朝廷所辖,从此来自中原的府兵用刀剑和铁犂播种出辽东文化的新纪元。西汉建立后,在这里设立平郭县,修筑城池,并置盐铁官,于是,便带来了中原和东南沿海的先进生产技术,熊岳很快发展成为辽东的经济重镇。辽代在熊岳设立卢州及其附郭熊岳县,将渤海国卢州成建制迁入,使熊岳第一次实现了多民族文化的大融合,开辟了独具特色的辽南文化的源头。明代将辽时的熊岳城夯土城墙改为砖城,设立熊岳驿,现今保存的部分珍贵的老城墙就是这一时期的遗物。熊岳城周边凡带有寨、堡、铺、台等字样的地名都应该是明代的遗迹。清代,在顺治八年(1653年),“从龙入关”的汉军旗人,从北京地区回迁熊岳,并在熊岳周围置八旗村落,在此设立八旗驻防城,作为熊岳副都统衙门的治所,熊岳城在清雍正至道光的110多年间成为辽南军政最高首府。熊岳实现了由辽东经济重镇向经济与军政重镇的转变。对这段历史,史学家众说纷纭,哪种说法能够成为定论那是史学家的事,但是至今熊岳地区所辖村落的八旗和各个达子营的名称,还有城内和周边上百处故城和秦汉墓群遗址,在向人们一一展示的时候,要知道它们是穿越时光而来,那展示的都是1000年,2000年,甚至更久远以前的情景,现有这些足够承载熊岳雄厚的文化底蕴。
  历史已经远去,时光从无数个生命中流过,记忆比较清楚的还是近代和当代。1900年,熊岳闹起了红灯照,反抗沙俄在中国的土地上修铁路,她们穿了红衣红裤,在古城道林寺设堂口,在城门楼前聚会盟誓,与侵略者战斗。但是,走进古城,谈到历史,人们念念不能忘怀,谈的最多的是一个叫杨运的烈士,那是一位智勇双全,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英雄,在古城人们的心中,他就是熊岳人民英雄性格的浓缩和标本。
  在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汉和匈奴,唐王戍边,元明交替,清人入关,对于东北,特别是辽东的开发,教化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熊岳这座千年古城,在弘扬中华文化,传播农耕,开埠贸易等各个方面,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辽东的文明发展中,以熊岳为起点,这当是无可置疑的。
  我徜徉在古城老街,静默在依旧壮观的古城门前,透过时光隧道的链接,只见一抹斜阳悠悠,树影葱茏,响水河流水叮咚,望儿山慈母塔矗立,千年汤泉热气缭绕,她执着地守候在这里,尽管百疮千孔,依旧不失当年的雄壮,在向世人展示一个时代的存在,任朝代更替世道变迁,只有她依旧如故。侧耳倾听,穿越千年的风声送来依稀可辨的战鼓咚咚,战马嘶鸣,省亲的孝子归来,将行的学子远去,城门里商铺林立叫卖声声,城外广场聚会人头攒动……我油然感到:历史吞噬的是城盘和兵营,保留的是那种不畏强暴的威武,不可战胜的雄风,坚强的性格,进取的精神基因,一脉相承。
  我常想,熊岳就是一条源头活水充沛饱满的河流,它从远古出发,向那充满希望的未来流去。不管风云变幻,风景移岸,船客始终有驶向美丽彼岸的渴望。
  【作者:王立光
游客传媒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制作 | 免责条款 | 招聘在线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